来自网络的吐槽~一个卫生巾,两面照妖镜!女人要卫生巾,错了吗?

来自网络的吐槽~一个卫生巾,两面照妖镜!女人要卫生巾,错了吗?-1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这是鲁迅先生的话。

对民国时期的国人,鲁迅先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在他的笔下,他没有苛责过任何一个底层人,闰土也好、孔乙己也好、阿Q也好,鲁迅先生都是带着平视的共情来写的。

实实在在地说,知识分子,不应该呆在书阁里,而是应当扎在泥土里,不到泥土中,是看不清社会现实,也是无法与劳动人民共情的。他会越来越脱离群众,甚至,走到群众的对立面。

我想,鲁迅先生也不会想到,百年后,一位获鲁迅文学奖的老作家,会在文中居高临下地对一个普通群众发起笔攻。

这位老作家,就是吴克敬。

来自网络的吐槽~一个卫生巾,两面照妖镜!女人要卫生巾,错了吗?-2

如果不是读了原文,我也不会想到,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会对一个要求卫生巾的女孩,写出这样的文字——

“你自己有没有卫生巾,什么时候用卫生巾,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吗?而在紧要的时刻,还要苛责别人不能上门给你送!……疫情当前,什么矫情,什么小姐做派,是没有用的,别人才不会惯着你,任由你大喊大叫!”

最初,我以为是有人断章取义,制造热点,但了解原委后,我只得接受——老作家吴克敬,是真的错了。

吴克敬错在哪儿?错在批评被隔离人员要卫生巾?错在对普通人的道德绑架?

我认为,那不是根本的问题——

根本的错误,是老作家对某个具体的人,发起了人身攻击!

来自网络的吐槽~一个卫生巾,两面照妖镜!女人要卫生巾,错了吗?-3

一个卫生巾,折射的是两面照妖镜。

一面照妖镜,是照吴克敬的。

我们无法从一个人生活中某个剖面,去判定一个人的道德;我们也不能因为小姑娘一声抱怨,就给她扣上一个“小姐做派”的帽子。

我查看了网传的视频,这名女子在酒店集中隔离,因月经提前来了,没有卫生巾,多次求助无果后,情绪崩溃下,向工作人员哭诉。

将心比心,疫情突发,全城战疫,被隔离的女孩,要求生活用品,乃至抱怨两句,实在情有可原。

退一步想,如果这个抱怨卫生巾没人送的小姑娘,是我的女儿,我忍心苛责她“矫情”“小姐做派”吗?如果这姑娘,是吴克敬自己的女儿呢?

在公众传播的领域,可以批评现象,但不可以攻击人。

人是多维的,不是单向的,每个人都可能在公众生活中犯错,不可以因为一小错,把人关进道德牢笼。

谁有资格高高在上地进行道德审判呢?谁又敢说自己是圣人呢?

当我们没有遭遇那样的生活困境的时候,我们是无权,对别人进行道德指责的。

来自网络的吐槽~一个卫生巾,两面照妖镜!女人要卫生巾,错了吗?-4

这卫生巾事件背后,还有一面照妖镜。

这一面照妖镜,是照我们自己的。

我看到了舆情汹涌,从批评吴克敬没有同理心,已经演变成了吴克敬的人身攻击,甚至说他“道德败坏”、“不配当个作家” 。

我也是个写作的,也是个在白纸黑字上,犯过“错误”的。我得说:不是穿上白大褂、就要求做白衣天使;不是拿起笔、就是要求做鲁迅。

我并不是要为吴克敬辩解,吴克敬错了,这是板上钉钉的,但一次犯错,真的意味着他道德败坏吗?

批评是要的,但当一些人愤而对吴克敬进行人身攻击时,是否也犯了和吴克敬一样的错误呢?

来自网络的吐槽~一个卫生巾,两面照妖镜!女人要卫生巾,错了吗?-5

网络是虚拟的,因其虚拟,它会放大人性的恶。

情绪的谩骂,变得很廉价,而理性的批评,变得尤其宝贵。

我们的批评,是批评“吴克敬言语失当、缺乏同理心”这件事,而不是吴克敬这个人的人品道德。

我想,我们在网络上发言,还是该常常照镜子的。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灌水

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因为卫生巾言论出圈了~活该了属于是~

2022-1-8 14:47:19

灌水

悲剧可以忘记,但教训一定要吸取:92年山西工人捡走“发亮”的圆柱当宝贝,造成3人死亡,141人受伤

2022-1-11 8:43: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