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

不知道这人整天配啥大菜啊,天天喝成这样?

“你们家做饭穿的兜兜叫什么?”

“围裙啊”

“在我们家叫龙袍”

“你儿子叫你什么?”

“不是叫爹吗?”

“在我们家叫皇阿玛”

这是2001年冯巩主演的小品《得寸进尺》中的台词,冯巩塑造了一个为了得到皇帝角色,不惜在生活中改变称呼的演员形象,其荒诞的做法令人啼笑皆非。当时的观众可能做梦也想不到,四年后真的会有人以这样的方式生活,他就是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爱新觉罗·州迪。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1

记者探访家中,言语让人震惊

2005年的一天,广州市的记者一行人早早来到州迪门外,说明来意后,便被领进了家中。

“这些都是仿清的风格,都是按照我们大清朝的设计风格来的,你们平时可是很少有机会能见到。”一进门州迪就迫不及待地向记者炫耀着自己的房屋,言语中满是自豪和骄傲。

房屋以仿清代的设计为主,多采用木质装饰,色彩也多采用清代常用的搭配,但从设计和房屋规模来看,这个自称是多尔衮十世孙的爱新觉罗·州迪的家境倒还算殷实。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2

继续往里走,映入记者眼帘的便是大片大片的黄色:房顶上缠绕着黄绸,写字台上放着黄布,衣架上挂着黄袍,一时间竟让记者一行人不知所措,让人有种进了皇宫的错觉。记者自知失态,陪笑道:“看来您还挺喜欢黄色!”

看着错愕的一行人,州迪不屑道:“这是什么话?我们大清的皇族就应该用这种东西,黄色才是我们身份的象征,也只有黄色才能配得上我王爷的身份。”

随着州迪往里走,记者来到了一间屋顶高大的房屋。最初映入眼帘的还是黄色,只不过这间屋子在设计上用黄布将四周环绕,一片接一片紧密排列,可见州迪对于房间的装饰丝毫不马虎,不惜下重金也要展现自己的高贵地位。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3

渐渐随着适应了这明晃晃的黄色调,记者发现在房间上方悬挂着两幅古人画像,四周被镶嵌着的八面各色的大旗。画像下面立着两座牌位,牌位为黑底金字,上书“先祖努尔哈赤之位”、“先祖多尔衮之位” ,一旁的金色香炉飘出缕缕青烟。桌面上十分整洁,排位前的瓜果新鲜,香烛明亮,一看就是经常被整理擦拭。

“这是先人的牌位,看到香炉了吗?那是我祖上传下来的,里面的沉香过去也是只有我们皇室能用的东西。”说着州迪慢慢走到牌位前,虔诚地将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一会,他回到了记者身边,“刚刚是在给先祖介绍你们,先祖也希望我们大清的辉煌能够一直传下去,可现在的平民真是可笑。”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4

州迪一边斥责着平民的无知与愚昧,一边将记者带到主房一侧的偏房,拿出一本书放在记者面前。只见金色的封皮上用黑笔赫然写着《爱新觉罗氏多尔衮家族谱》,州迪小心翼翼地翻开,对记者展示着。

“看吧,这就是我说自己是王爷的证据。这里面记得就是我们家族族谱,并不是口说无凭。”

州迪越说越激动,指着记着自己名字的那一页说道:“那些市井小人们总是以自己一点点见识就肆意妄言,我之所以把家布置成这样,就是为了坚持我们多尔衮家族的历史,虽然大清国不在了,但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习俗不能丢,这是我们的根。”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5

说着,州迪拉起袖子,向记者展示着自己手上的伤口,解释说这是他小时候斩断手指的伤疤。多尔衮家族向来都是六指的,只为了祖上想让子孙后代能够更好地融入正常生活,不显得那么特殊才在小时候将手指都砍下。见记者将信将疑,州迪表示族谱中也记载了自己自幼断指的经历,证明自己所言不错。

“现在故宫这么多东西,那都是我们大清国攒下的家业,都是属于我们后人的。现在故宫应该让我们后人进去选一选,把属于我们多尔衮家族的财产拿回来。” 州迪继续说:“我们家族历经战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也不能把那些东西都拿走!”这种天方夜谭般的说法也是让记者大为震惊。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6

正说着,州迪的妻子回到家来,只见其妻子和他一样,穿着不符合现代审美的长袍,头发梳着清代的样式。二人见面妻子对州迪行了一个蹩脚的清礼,对州迪也是王爷长王爷短的称呼,州迪则是以福晋回称。

这些都让记者深感震惊,州迪让妻子“退下”后又对记者说道:“我们家族向来世代都是这样。我是一个王爷自然不能娶汉人,只有满人才能配得上我们多尔衮家族。而为了让所有人能知道多尔衮家族,不至于让家族陨落,在认识的第一次我们就约法相互之间要以清礼相待。而我的辫子,她的服饰都是我们的传统习惯,自然不能丢。”说着,州迪用手掌摩挲着辫子。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7

经过进一步的了解,记者得知州迪因执意与满人结婚,其儿子因为两人血缘相近,智力发育方面也受到了影响。但州迪看起来完全不担心,他认为作为多尔衮的后裔自然不必像普通人一样为了生计发愁。

这种思想其实在州迪年轻时就已经形成,那时的州迪因为成绩太差只念到了高中,进入社会后仍对自己的皇族身份念念不忘,慢慢就形成了惰性。文化水平不高的他没有一技之长,又想贪图安逸的生活,在发现自己祖上显赫的家族地位后,他更加崇拜自己家族的这段历史,并且慢慢形成了现在的习惯。

养尊处优的州迪为了体现出自己身份的高贵,还专门准备的名片。在参观接近尾声的时候,州迪一并向记者展示着。原来州迪印制了两种名片,一种是对自己的介绍,还算正常。而另一种的正面是基本信息,背面则印着自己生活习惯,事无巨细,甚至还有对于饭菜中对葱姜蒜比例的要求。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8

他解释道:“后一种名片是我出去吃饭时候用的,对服务生解释我的要求不仅繁琐而且掉面子, 因为王爷过去的饭食都是有专人准备的,王爷没有自己操心这些事情的。”

到访州迪家的一上午,州迪对记者喋喋不休,从童年生活到生活习惯,大概是很少有像记者这样能够耐心听他讲完这些的。出门前,记者终于忍不住问道:“难道没有人劝您放弃地位,改变这种思想吗?”

可州迪却满不在乎,甚至还有些骄傲:“不少人都说过这话,可他们怎么能理解我们多尔衮家族的历史?如果我不坚持,我们多尔衮家族就没落了,我们的历史也就没有了。以后我还会坚持,要把多尔衮家族的光荣发扬起来。”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9

这位举止怪异的大清王爷,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只身大闹车站,引人众人嘲讽

原来在2005年,自持为多尔衮十世孙的爱新觉罗·州迪早已在广州等地“出名”,而大家也多是将其当做跳梁小丑,看他还能做出什么荒诞行径。此次记者家中探访,全是因为前段时间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大闹火车站事件。

州迪一直向大家宣传自己作为多尔衮后裔身份高贵地位显赫,以此博取大家的关注和对自己的尊重。就这样,州迪竟然期望以自己的王爷身份得到其他人的“特殊照顾”。这显然是痴人说梦,但就在州迪却在买票时将这变成了现实。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10

州迪要买一张去北京的车票,但时机不巧,刚排到他就被告知所购买当日票刚刚售罄。此时已经被冲昏头脑的州迪不管不顾,堵在售票窗口前质问道:“为什么不卖我票?你知道我是谁吗?”

售票员起初并没有意识到州迪的真实目的,还在帮他想办法,询问是否可以提前或者推迟出行日期。但州迪并不买账,还坐在了售票窗口前,脱下了外装露出里面的黄色长褂,口中不断重复着“我是王爷”之类的话。

就这样,一个身穿黄色长褂的男子,坐在售票窗口前,口中叫嚣着“我是王爷”,并不断对工作人员颐指气使。售票员见状,只得叫来的当班的站长。当站长赶到现场时,身穿黄褂的男子已经和周围旅客起了口角,眼看事态进一步恶化,站长赶紧将男子请进了办公室。此时州迪以为是自己的气势和地位让站长区别对待自己,就率先开口道:“给我开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11

站长一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先稳住他:“不好意思先生,火车票也是定额发售的,您要的火车票已经售罄了,您看看可否择日出行呢?”

州迪一听这话气焰更加嚣张,一方面觉得站长对自己不够尊重,一方面也因之前的误解而不好意思,拍桌子道:“我是王爷,是多尔衮十世孙,我们是大清国的贵族,那些平民都应该给我让路。一张火车票还要我王爷亲自教你?”

站长此时反应过来,早就耳闻广州地区有一个人打着皇亲国戚的旗号到处兴风作浪,没想到今日竟然见到了真人。想到这里站长也没有丝毫犹豫,收起了之前的客气,严肃地说道:“我们的票都是定额供应的,在这里没有特权,所有人都一样。况且大清国都已经结束多久了,你就算是名门之后也没有什么特权!”说罢就要将他请出去。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12

州迪更加生气了,大喊着:“你竟然不尊重王爷,拿着我的名片,以后会有人找你的!你最好小心一点。”站长只是瞥了一眼名片,就怒斥道:“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报警了!”吓得州迪只得灰溜溜地逃走。

原来名片上印着的是州迪的汉名——周佑钱,还有一个英文名Dick。正是这样举动,让站长觉得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一个骗子就是精神有问题,随即就想报警。这样一张不伦不类的名片让州迪备受嘲笑,但同时他的事迹也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王爷真假难辨,身份扑朔迷离

探家之行的新闻报道一经发出,就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纷纷猜测州迪的真实身份,而各方面的学者也都出面论证州迪说法的正确性。其中尤以广州市满族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汪宗猷的说法为尖锐:“这位自称多尔衮后裔的州迪身世可疑,我们甚至认为他不是我们满族的一员。”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13

经他介绍我们逐渐对此有了初步的认识,原来世居广州的六千多满族人都是八旗的后人,其祖上都是于乾隆二十一年前后陆续抵达广州的,算下来现在应该是第八代或第九代,而且当时满族人都在一个圈子中,大家相互认识且大多有亲缘关系。而州迪却是近年来才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新面孔,如果其所言不错,为什么一直都没有露面?未能与家族其他亲属联系,也没有在满族研究会中出现,这并不符合常理。

其次,根据史料记载,多尔衮没有儿子,那州迪的十世孙身份从何而来?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其祖上可能与多尔衮有亲缘关系,且一直都是不涉政事的闲散皇族。就算是这样,对于十世孙的算法也并没有一个充分可信的解释。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14

此外,我们都知道农村宗族观念下的辈分观念十分重要,更不必说是满族。而爱新觉罗家族对辈分的排列更为重视,一直遵循“载、溥、毓、恒”的排列顺序。而州迪作为皇族后裔,宣称自己是末代清朝皇帝溥仪的表亲显然不符合族制与辈分。

显然,州迪2007年以祭祖为借口专程拜访溥仪的弟弟溥仁,其目的自然是司马昭之心。更可笑的是,当时溥仁在看到州迪的装束后,十分震惊,并让他不要妄图复兴清朝规制,更不要对清朝抱有什么幻想。

是病就得治疗,实在不行送到美国佬的圣伊丽莎白病院也许才能根治?自称多尔衮十世孙的州迪,为保血统纯正不娶汉女,向国家索要故宫-15

在经历了“认亲之行”后的州迪并没有收敛,反而更是变本加厉,每次出门前都要在福晋的帮助下梳妆打扮,对于辫子更是使出己命一般,令人可笑又可悲。我们都知道,党和国家在建国之初就确立了对文化的保护,对文化多样性的发展也持积极态度,政府每年也对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而州迪这种以一种近乎病态的观念认识文化、保护文化都是不可取的。这么做不仅丧失了文化习俗作为引导人们积极生活、树立正确价值观的积极一面,还对他人和社会造成了不小的负担。我们应当认识到,无论清朝如何,也都化作了一颗明星隐没在历史的长河,我们应该活在当下,而不是活在过去,甚至追求历史虚无主义。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灌水

来自网络的新见解~《人民的名义》中李达康要孙连城去少年宫,名为贬,实则护~

2021-12-27 22:56:50

灌水

曾经的巨人也要不行了?史玉柱超1.7亿股权被冻结

2021-12-28 17:37: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