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网络的吐槽:小互联网公司沦为“烟屁股”

如果不是被曝出裁员,人们可能都要忘记“蘑菇街”这家公司了。最新的消息是,蘑菇街技术部门将裁员80%,整体约裁员30%。在裁员后,蘑菇街技术部门仅剩下30余人,运维部门仅剩3人,产品岗仅剩2人。去年,蘑菇街也曾裁员14%,裁员人数约140人。

这家成立于2011年、主打女性购物的电商平台,曾是市面上最早推出直播购物模式的公司,但直播没能挽救这家公司。上市3年来,它的股价一路下跌,已经从最高点的25美元跌至0.43美元,市值仅余4301万美元,缩水近九成。

蘑菇街是近些年一众赴美上市的中小互联网公司的缩影。2010年以来,中国互联网公司迎来密集上市潮,从2010年到2020年,十年间共计有超过210家企业赴美上市。

来自网络的吐槽:小互联网公司沦为“烟屁股”-1

那还是属于互联网的好年头,创始人们顶着各种各样的光环站在敲钟的大门前,看着大涨的股价开怀大笑,没有人会在意亏损,也从来没有人怀疑过增长是否能持续下去。

然而在瑞幸那场堪称中概股史上最大造假事件之后,一切都变了。地缘政治带来的政策调整,人口红利殆尽导致互联网增速趋缓,大潮终于褪去。恐慌之下,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今年上半年,就有38家中国企业赴美上市,创下历年同期赴美IPO数量之最——创业公司们赶在窗口关闭前博得一张船票。

但上市并非终点。当互联网的光环不再,股价下跌成为常态。比如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12月21日股价已经跌到0.411美元,公司总市值不到3000万美元。主打会员制社交电商的云集,当前股价0.58美元,市值较高点缩水96%。

垂直电商的日子不好过,其他行业同样未能幸免。资讯平台趣头条在上市首日一度大涨128%,市值46.62亿美元,如今市值跌到8908万美元。

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虽然抢先喜马拉雅顺利IPO,上市后却得到冷遇。如今跌成8603万美元的市值,距离当初上市初的5亿美元也是相差甚远。

全球资本市场动荡之下,股价大缩水的互联网中概股比比皆是,譬如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的“市值22.8亿美元变3.4亿美元”,趣店的“79亿美元变2.45亿美元”,以及更早之前从美股退市的新浪、如涵、世纪佳缘……

头部互联网企业如腾讯、阿里市值一度蒸发超1万亿元,哔哩哔哩较最高点市值已然蒸发超2000亿元、头部之外的尾部互联网企业更难保全,这些公司普遍上市后市值在几十亿美元左右,如今股价狂泻不止成了“烟屁股”,仅剩几亿甚至跌破1亿美元。

按照美股规定,如果连续30个交易日上市公司股价不足1美元,将触发退市预警,如果再以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部分公司离退市的结局似乎也不远了。

A

对于企业来说,老业务财务表现不佳,新业务又没有明显成效,似乎只能通过裁员来挽救损失,从寺库到蘑菇街无一幸免。

不断有员工在社交媒体上“自曝家丑”。今年8月,脉脉上有自称寺库员工的用户透露公司已经数月未发工资,正常发工资只有4次。2018年12月,自称趣店员工的用户在脉脉发贴称,趣店去年年底招聘的管培生已经走了80%。

2019年11月,据《浙商参考》报道,云集在大面积裁员,裁员人数在20%-30%上下,有员工透露云集赖以生存的大店主流失严重,每天都有6万以上的大店主流失到其他平台。云集未对此公开回应。

2020年8月,有消息称趣头条大裁员,裁员比例高达60%。趣头条对外辟谣,称“裁员消息不实,60%更是无稽之谈”。

然而趣头条的中高层频繁换血却是不争的事实,2019年5月,趣头条CEO李磊辞职;2019年6月,原总编辑肖厚君宣布因个人原因离职,称“要回归家庭”;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19年7月,原趣头条事业部负责人吴达不再管理趣头条事业部。

除了裁员、高管离职,也许是业绩太难看,有的公司连财报都不愿意发了。

来自网络的吐槽:小互联网公司沦为“烟屁股”-1

直到今年11月,寺库才发布了2020年全年业绩,营收和毛利分别为60.20亿元和8.81亿元,均不及2019年同期,净利润也是由盈转亏,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亏损7186.4万元。由于未及时递交年报,寺库还收到了纳斯达克的警告。

今年9月,云集发布公告称,在9月27日收到纳斯达克通知,由于连续30个工作日的收盘价低于1美元,已经不符合纳斯达克的最低上市要求,云集目前还未退市,但股价并未提升,截至12月22日美股收盘仍为0.56美元/股。

无独有偶,今年11月,蘑菇街也收到纽交所的通知函,称其ADS交易价格低于合规标准。根据纽约证券交易所规则,公司必须在收到通知后6个月内将其股价和平均股价提升至1美元以上,蘑菇街能否挽救自身股价不得而知。

在股价长期低迷的压力下,私有化已成为这些企业不得不作出的选择。寺库在今年1月提出私有化,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也在11月寻求私有化。

寺库、新氧已经开了头,下一个又会是谁?

B

上市是这些公司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

2015年前后,不少依托于互联网的新兴产业陆续崛起,奢侈品电商、互联网金融、移动资讯……加上美股IPO环境相对宽松,互联网企业踩中风口纷纷上市。

受益于奢侈品电商热潮,寺库就尝到了甜头,顶着“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光环登陆纳斯达克,每ADS定价为13美元/股,被业内人士视为垂直赛道的希望。

同年年底,“国内分期信贷第一股”趣店登陆纳斯达克,每ADS定价24美元,上市之初立下了“百亿美金市值”的flag。

一年以后,电商平台蘑菇街上市。蘑菇街一开始以社区起家,曾被外界视作“小红书”的翻版,此后转型电商平台,还拉来腾讯做大股东。蘑菇街上市首日每ADS定价为14美元,共募集6650万美元。然而上市那年蘑菇街的亏损达到5.58亿元。

凭借挖掘下沉市场的故事,加上今日头条等成功案例在先,诞生于2016年的趣头条受到资本青睐,坐上了时代的快车道,仅用27个月就上市,创下当时中概股在美最快上市记录。

来自网络的吐槽:小互联网公司沦为“烟屁股”-2

靠着“裂变”故事登陆资本市场的玩家,还有社交电商云集。2016年国内社交电商兴起,云集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两年时间,云集的买家数量从250万飙升到2320万。依托于“社交裂变+会员制”打法,让云集在一众电商平台快速脱颖而出成为黑马,成立不过4年就登陆纳斯达克上市。

乘耳朵经济东风,音频赛道也走出了第一股,2020年1月,音频平台荔枝赴美敲钟,成为“在线音频第一股”,发行价为11美元,市值约5亿美元,在同行喜马拉雅还在苦苦IPO的时候,荔枝已经赢在了起跑线。

C

可惜的是,这些公司提出了新概念,但却没能继续把故事讲好。

高光只停留在了上市那一刻,常年亏损是这些公司的共同问题。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云集净亏损逐渐增大,分别为-5968.80万元、-1.26亿元、-1.46亿元;蘑菇街2022财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9550万元,上年同期净亏损8890万元;荔枝自上市以来,只有两个季度实现盈利,其他时间均为亏损。

业务陷入停滞、营收结构单薄,也是资本市场不看好这些企业的原因。

2019年以后,云集再也没能重现曾经的爆发式会员增长,会员电商“拉人头”的商业模式一直备受争议,为此云集积极转型,将部分品类转为第三方商家经营、取消会员制,但这也让云集在会员制社交电商赛道逐渐没落,2020年商品销售收入直接腰斩。

在严格的小额贷款监管政策出台以后,趣店的主营金融业务陷入停滞,用户流失严重,2021年一季度开放平台服务交易量2.104亿元,环比下降15.2%,能否重新回到增长轨道依然是个未知数。

蘑菇街的营收、净利润、总GMV等指标陷入增长困境,虽然它很早就布局直播电商,但在淘宝直播、抖音及快手的夹击下,直播业务始终不愠不火,没有提振性电商业务,蘑菇街的增长空间依然不明朗。

荔枝则过度依赖于音频娱乐业务,2021年三季度财报显示,荔枝音频娱乐业务收入占比99%,即使荔枝近年来积极布局智能硬件、推出衍生App等,依然没能改变营收单一及亏损问题。

寒冬之下,这些公司不是没有想过自救。寺库分别拓展酒店、金融、线下实体店业务等,企图向多元化转型。

来自网络的吐槽:小互联网公司沦为“烟屁股”-3

但由于步子迈得过大,寺库反倒被债款绊住手脚,成为各大供应商口中的“老赖”,拖欠货款几十万到上千万不等,资不抵债、售卖假货、虚假宣传等始终围绕着寺库,无奈之下,寺库甚至提出金融贷款还款。

趣店也曾尝试转型做汽车新零售项目大白汽车,推出奢侈品电商万里目、以及线上教育和家政服务行业,但一年后,大白汽车就被频繁爆出“变相裁员”和“关店”消息,其他新业务也并未给趣店带来转机,截至目前连续7个季度营收下滑。

此外,一系列负面新闻倒逼监管加强,也成了悬在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9年12月,市场研究机构WolfpackResearch发布长达56页的做空报告,指控趣头条存在财务造假、虚假广告流量、侵犯用户隐私等问题;围绕趣头条的负面消息更是层出不穷:被央视点名投诉、被监管约谈产品下架……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私有化,或许是这些公司最好的结局。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购物

iPhone14还没谱呢,网上又传来iPhone 15 Pro 可能有完全不提供实体SIM卡插槽的型号

2021-12-25 15:06:29

购物

推荐给毛师傅一只迷你洗衣机,最终被种草的居然是吐槽君自己 ( ;´Д`)

2021-12-25 23:24: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