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成瘾无法自控背后的大脑机制被发现

大脑中的一小群神经细胞决定了一个人是否继续饮酒,即使饮酒有负面的后果。这是瑞典林雪平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大鼠身上进行的一项研究的结论。科学家们已经确定了一个以前未知的机制,它可能是药物治疗的合适目标。该研究已发表在科学杂志《科学进展》上。

林雪平大学生物医学和临床科学系精神病学教授、社会和情感神经科学中心(CSAN)主任马库斯-海利格(Markus Heilig)说:”我们发现,在大脑的一个小区域中的一小群神经细胞是能够以正常方式踩下刹车(就像我们大多数老鼠那样)和不能让自己停下来的区别。”他领导了对大鼠的研究。

成瘾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只有少数饮酒者会产生依赖性。换句话说,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影响。研究人员调查了成瘾特征的行为之一背后的机制,即继续使用酒精,即使它带来负面的后果,这种行为通常被称为”强迫性使用”。

饮酒成瘾无法自控背后的大脑机制被发现-1

林雪平大学精神病学教授Markus Heilig

做出决定,如是否再喝一杯或不喝,是很复杂的。大脑有一个重要的系统用于指导、激励行为。这个系统重视我们认为是有价值的东西,如美味的食物、性等等,并促使我们寻求更多。但也需要一个刹车,以防止我们做有不良后果的事情。这种类似于制动器的机制会平衡有关可能的负面后果的信息和预期的奖励。

寻找强迫性酒精使用背后的分子机制的第一步是确定这些机制可能在其中发挥作用的少数脆弱个体。研究中的大鼠了解到他们可以按一个杠杆来获得少量的酒精。一段时间后,条件发生了变化,在按下杠杆后,它们在获得酒精的同时还受到电击。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老鼠停止按压杠杆以获得更多酒精。但是,大约三分之一的老鼠的制动器未能发挥作用,它们继续按压杠杆以获得自制的酒精,尽管现在它与不适有关。

为了确定参与强迫性酒精使用的神经细胞组,研究人员使用了一种在神经刚刚活动后形成的标记物。他们在大脑的几个位置发现了一个神经细胞网络,该网络的中心似乎在中央杏仁核。杏仁核是大脑中控制恐惧反应的中心,并参与到与恐惧相关的学习机制中。三年前,该研究小组发表了对另一项与酒精成瘾有关的行为的研究结果,即在选择酒精时优先于另一种奖励。他们表明,这种行为也是由中央杏仁核控制的。科学家们可以通过操纵大脑这一部分的分子机制来开启和关闭这种行为。

在他们现在发表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在中央杏仁核中发现了一小群神经细胞,即PKCδ阳性的神经细胞,它们促进了少数脆弱的老鼠使用酒精,尽管有负面的后果。这些细胞中约有4%构成了这种特定行为的刹车失灵背后的细胞网络。当研究人员使用先进的分子方法关闭这些细胞时,大鼠克制自控酒精的能力得到了恢复。事实证明,正是PKCδ这种酶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一发现带来了希望,即这种酶是新药物治疗的可能目标。

“我没有想到,这么小的一组神经细胞会对这种复杂的行为起到如此决定性的作用。马库斯-海利希(Markus Heilig)说:”我也无法想象,通过从外部操纵这些细胞,有可能如此清楚地证明它们导致了这种行为。

其他研究人员的新结果表明,人类和其他动物物种也可以分为两类,即在可能产生负面后果的情况下,它们制动寻求奖励行为的能力。马库斯·海利希认为,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能够揭示一个人是否具有发展成瘾的个人脆弱性的临床标记。早期的发现可能会使我们有可能实施预防措施。

“我们必须明白,无法制动正在变得有害的行为是一个重要的保持成瘾的风险因素。”马库斯·海利希说:”我们必须加强那些成瘾风险增加的人的制动酒精寻求活动的能力,不仅通过与他们的行为合作,而且通过开发针对该行为背后的分子机制的药物。”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

姿势贴:十个被误传了千年的俗语

2021-8-28 15:22:59

生活

彼得·蒂尔应该是第一个在互联网行业里提出内卷要不得的人!

2021-8-28 20:28: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