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生活 生活 关注:11 内容:889

    一位外科医生讲的故事:贫穷的肿瘤晚期患者有多难?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生活
    • 完美的高逼格

      我的一位肺癌晚期患者老田,农民,因为胸闷、咯血查出了肺癌。第一次见到他时我就惊呆了,全身都是瘢痕,小时候家里发生了火灾,全身60%烧伤,其中一个耳朵直接烧没了。家里为了给他治烧伤,卖了房子,欠了一屁股债,虽然烧伤没要了他的命,但是他却整日活在闲言闲语中,村里人却叫他“怪物”。

      老田虽然毁了容,但是却非常善良,虽然他只剩7个指头,但是手艺很巧,经常帮邻居修点东西,邻居家的姑娘欣赏他的忠厚老实嫁给了他。

      30岁结婚,38岁查出了肺癌,气管镜病理提示:小细胞肺癌。她的妻子哭着对我说:“结婚8年,去年才把所有的债还清,我们现在一共攒了2000块钱,我们该怎么办啊!”说着说着就哭了。

      小细胞肺癌是恶性程度最高的肺癌,平均生存周期不足一年,好在对化疗敏感,经典的CE方案也不贵,我对她媳妇说:“咱们先打着化疗,能省的我们肯定给你省,你也跟亲戚好友再借点,6个周期下来自费怎么也得1万左右。”他媳妇同意了。

      一开始大家还都瞒着老田,但是3次化疗后老田觉得身体轻松了不少,于是拒绝再次输液,妻子为了让他配合治疗将实情告诉了他,得知自己的病情后老田才继续接受治疗。

      其实我知道,从第三次化疗开始,他们就是借钱看病,护士们过来“抱怨”老田家属总是去找费用,比如吸氧能不能少计点,比如床铺他们自己打扫能不能不计费,我知道他们是真的没钱,于是跟护士长说:“情况特殊,能照顾一定照顾一下。”

      好不容易打完了6个周期,肺上的肿物控制得不错,老田胸闷、咳血的症状也都消失了,我建议他们再放疗巩固一下,老田说:“我先休息一下,养养身子再来放疗。”作为医生,我说知道阻碍他放疗的是费用,养身子只是说辞罢了。

      2个月后,老田再次来到医院,老田的妻子说:“他偷偷出去干建筑了,但是可能太劳累了,总是胳膊疼,给他开点膏药吧。”作为医生,我并不担心他是劳累导致的疼痛,而是担心骨转移,毕竟小细胞肺癌常见骨转移,ECT检查结果出来,全身多发骨转移。

      我跟老田的妻子说了接下来的方案:1.唑来膦酸治疗;2.继续全身化疗看效果;3.锶-89治疗;4.对症治疗。询问各种治疗的费用后,她选择了第一种。

      出院后两天,她的妻子匆匆忙忙来到医院,询问老田有没有来医院,原来老田出院后想继续去干建筑工人赚钱,但是她坚决不同意,老田觉得不能赚钱总是花钱自己跑了,家人找了他两天两夜,最后在山上的“祖坟”前找到了他。

      为了继续治病,老田的媳妇代替老田当起了建筑工人,老田则在家做饭,能分担一点是一点。然而,两周后,老田头疼,头晕,来医院复查CT,颅脑多发转移灶,脑袋里也有了肿瘤。

      我很明确跟他妻子说,建议全颅照射,费用大概1万,听到万字开头后,他妻子一下子就哭了,平静过后他的妻子回去跟老田商量,老田知道脑转移后又消失了,这次是在院消失,我们要上报医院甚至报警,老田的妻子为了不给我们找麻烦赶紧办了自动出院自己去找他。

      过了几天,老田的妻子又来门诊,她说:“医生,我们找了他三天,最后还是在后山发现了他,他身子已经非常虚弱了,现在全身都痛,您给我开点止痛药吧。”我给她开了药她离开了,临走前反复感谢我。

      两周后,我听科里护士说:“她遇到了老田的妻子,袖子上带着孝。”

      老田走了,过完了坎坷的一生,却只有38岁。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生活
    • 今日 0
    • 帖子 889
    • 关注 11
    • 分享万事屋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