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灌水 灌水 关注:28 内容:6891

    转一篇豆瓣的浅说“西医治标、中医治本”到万事屋留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没前途的万事屋 > 灌水 > 正文
    • 灌水
    • 完美的高逼格

      浅说“西医治标、中医治本”

      作者:竹叶连

      经常看中医脖子一犟,说:“西医治标、中医治本!”  其实,这是话说倒了,是地地道道低级医学常识缺乏的外行话,昏话,毫无事实根据,凭空往中医脸上贴金,与实际正好相反。

      让我们以事实为据,让事实说话吧。我以前贴文说过疟疾,读者反映明白易懂,那还是说疟疾吧。话说大清康熙皇帝患了疟疾,清朝宫廷御医、举国上下“名医”,都慌了手脚,各逞其能,忙作一团,真是博大精深,人才济济。可是折腾来折腾去,折腾多日,康熙爷还是“热时节热的在蒸笼里坐,冷时节冷的在冰凌上卧,颤时节颤的牙关错,痛时节痛的天灵破,兀的不害杀人也么哥,兀的不害杀人也么哥,寒来暑往都经过……”,就是没有一个人、一种妙方治得了康熙爷这病。皇室焦虑,百官不安。皇帝日见病危,眼看命悬一线,大有丢命之虞,众太医六神无主,慌了手脚……无奈,有聪明御医私下嘀咕,且死马权当做活马医,反正咱们祖传秘方全用尽了,这又阴又阳阴阳齐下的病,咱是平衡不过来了,医得了病,医不了命,没有救了,不妨找洋人试试,免得万岁爷坏在咱手上?说来也巧,有传教士闻听皇上在害疟疾,本着救肉体也是救灵魂大道,就有夷人洪若望、刘应者,献“中国树皮”粉(chinarinde——本为 cinchona ,即秘鲁树皮、耶稣会士树皮、秦昆伯爵夫人散,就是后来提取出金鸡纳霜的原料金鸡纳树皮;“中国树皮”系其时有中医自诩“学贯中西”者流鱼鲁亥豕不分的屠呦呦式的“爱国”胡诌)。皇帝、内侍阶级觉悟高,阴谋论谙熟于胸,以“未达药性”,不敢轻纳,又心怀侥幸,着四大臣亲验。大臣傻呀?洋人多半不怀好意,俺当替死鬼呀(那时天朝还没有引进流行小白鼠一说)?找来几个正打摆子寒热交加要死要活的百姓,服下,“尽瘥”;四大臣又“亲尝少许”,与我天朝百药无异,不过草根树皮耳。康熙爷这才服下,一剂而安,龙颜大悦,即特赐皇城广厦一所(即北堂)!后又有洋人治好了中医总治不好的万岁爷心悸、唇瘤等“贵恙”。万岁感佩,封为扈从御医。外国洋人药到病除,让中医老底丢尽,颜面尽失;又挤占了恩宠御医宝座,中医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抬不起头来,怀恨在心,以致于今。这是有史可查、广为人知的中医轶闻笑柄之一。

      中医为什么治不好疟疾?治疟疾这可是中医的圣经《黄帝内经》就开始吹得神乎其神的拿手好戏啊?这简单的疟疾,博大精深的中医那是知之甚深,了如指掌,且细分成什么风疟、湿疟、寒疟、暑疟、瘴疟、痰疟、阴疟、虚虐,甚至连这疟疾的公母长幼都分得一清二楚,不仅有牝疟,还有她娘:“疟母”,厉害不?但人家黄帝岐伯们博大精深,不管你是疟疾的爹还是疟疾它妈,也不管是冷的疟疾还是热的疟疾,人家全能治,不同的疟疾还有不同的专门治法,总之治法多多,反正药到病除——康熙爷的疟疾除外,歧黄时候还没有皇帝,没有皇帝疟,也就没有“意”出皇帝疟咋治。

      这是扯淡!拆穿了,全是鬼话,实际都是因为中医对疾病的“本”即致病“理念”一窍不通,自然错误百出,阴阳五行金木水火五运六气瞎蒙,既搞不懂“本”是什么,对“标”也就只能如法炮制继续蒙,阴阳平衡,虚实相济,上火了,就浇水,受寒了,就添火。疟疾时冷时热,怎么平衡?人家有的是“辨证论治”高招,照样给你“平衡”。结果云里雾里,当然南辕北辙,不知本之何在,摆子照打不误。你再怎样博大精深、口吐莲花,“本”(病原体)并不买账,当然治不了“忽冷忽热”这“标”,无可奈何,还偏偏死不认错,硬充博大精深,贻害众生,误国误民。这就是中医的悲哀,必然灭亡的宿命!

      西医(现代医学)则完全相反。对病,一定要找到确凿的发病原因,致病机理,即病之“本”(病因),弄清病理,再找到对应的最佳治疗办法;而且,必须屡试不爽,无不可接受的毒副作用,才能用于病人。例如,根据疟疾的症状,如果仅仅盲目对症治疗,有的有效,有的就不行了;总结屡试不爽的治疗方法,如某种药物,还不能就此止步,还要弄明白这药为什么治这病;经深入探查,发现疟疾病人血液中有“小虫子”疟原虫,这药能制服这疟原虫;又找到这种小虫子的来源是一种蚊子所携带,病人即被其叮咬所致;再反复试验,有的蚊子咬了并不患疟疾;又试验,只有咬过带疟原虫的人或动物的特定蚊子,而且只有咬过病人的母蚊子再咬健康人才传染疟疾;蚊子又成了疟疾之本的本;于是“治本”还延伸到灭蚊:又放干池塘沼泽水洼的水,改善环境以控制寄生并传播这种“本”——罪魁祸首“小虫子”疟原虫及其帮凶——携带、传播者按蚊;又找治这种小虫子和消灭这种蚊子的不同药物;先是偶然发现金鸡纳治疟疾有效,后又证实金鸡纳治小虫子有效;又化学合成这种药物金鸡纳霜;久之,发现虫子和蚊子对金鸡纳霜和灭蚊药产生抗疟性,又继续找新的更安全有效的新药……不断完善和更新与疟疾的斗争手段,而不是死抱着传说中的“黄帝真经”自欺欺人。这也是中、西医治病的本质区别。类似例子比比皆是,举不胜举,一切病症概莫能外,有兴趣的,可以随便找一部现代病理学、药理学、诊断学、治疗学什么的看看;不服气的,请举出例证来——汉奸、TMD不算。

      西医治本,斩草除根。所以,康熙爷吞下洋人的“秦昆伯爵夫人散”,制服了“本”,当然真正药到病除,因为人家的“验方”是反复确证出来的,而不是阴阳五行“辨证”出来的, 不是偶然碰巧的, 不是“意”出来的。人家才是真正把“本”治了。可见,西医才是真正治本,中医全在忽悠瞎蒙。

      这就是西医与中医治本、治标的本质区别,或者说是中西医的本质区别。

      原文出处: 链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灌水
    • 今日 0
    • 帖子 6891
    • 关注 28
    • 分享万事屋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