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灌水 灌水 关注:19 内容:6499

    遭到吐槽的古代大佬:“杠精”+“废材”的鼻祖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没前途的万事屋 > 灌水 > 正文
    • 灌水
    • 完美的高逼格

      很久很久以前,群雄逐鹿,战火四起。有个小国,里面有一个杠精,叫做庄周。他有一个好朋友,当然,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自然也是杠精。有一天他们坐在一起闲聊。

      庄周说:你看,水里的鱼自由自在,多快乐啊!

      朋友说:你又不是鱼,你怎么就知道鱼快乐?

      庄周说:你也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

      朋友:是啊,所以你也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快不快乐?

      庄周:所以嘛,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快不快乐……

      ……

      如此循环往复,互杠到天黑,两人才友好道别,心满意足各自回家喝水吃饭。

      这才是杠精的日常啊。

      很多人慕名而来,想学习杠精的精髓。所以,庄周收了不少弟子。有一天,庄周跟某弟子在一颗大树下乘凉。

      庄周跟弟子瞎聊:你看看这颗大树,材质很差,连当柴火烧都不行,真正朽木不可雕也!可是,它已经活了上百年。

      当年一起在周围的树,很多都是良材,最普通的也可以当柴火烧,所以它们五年或者十年成材后,都被砍了……不少都做成了家具。

      你悟了吗?

      弟子很认真地看着老师,心里嘀咕:老师能在战乱年代平平安安活这么久,原来秘诀就在这里啊!你看,老师既穷,又杠,天天不是瞎聊就是做梦,还没什么济世本事……本质上就是一大号废材啊!(庄周,公元前369年-公元前286年,一说公元前275年,反正保底活了83岁,这在古代真是罕见的长寿啊!)

      庄周真的很穷,穷到经常揭不开锅。于是,他到地主家讨余粮。方圆几里,最大的地主就是镇长。庄周作为一个有身份有一群弟子的人,自然是雄赳赳气昂昂去镇长家。镇长热情接待了他,了解来意后,一句废话都不敢多说,立即大方爽快地叫家丁去镇上粮库扛一袋米来(很可能是以前被杠怕了)。谁知道,庄周还是开杠了!他说:来来来,镇长,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呀,路上有一条鱼,将要渴死了。有一个路人,想救这条鱼,于是吩咐手下去千里之外的东海取水……”。镇长一听就头大,忙打断说:老庄呀,我懂了,别说了。来人,马上去厨房米缸淘米,给庄大爷送家里……

      周庄说:“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看起来是天人合一,其实是相对论啊!(爱因斯坦:……)。有一次,他跟朋友聊天,朋友说:某村有位姑娘,真是美呀,你要不要去偶遇一下?庄周作为杠精鼻祖,关注点永远与众不同,他说:有多美?朋友:沉鱼落雁之美。庄周:那是丑啊,把鱼吓沉,把雁吓掉……从鱼和雁的角度看,人类都丑死了!……幸好,这次这位朋友没兴趣进一步讨论“你非鱼”之类的问题。对庄周来说,万物都是平等的,人也只是万物之一,从不同的角度或参照物看同一问题,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你梦见了蝴蝶,从另一个角度,何尝不可能是蝴蝶梦见了你呢!所以,这就叫相对论……呃,是“万物齐一”论。想通了这一点,你的精神就会突破物种的狭隘限制,达到物我两忘、逍遥天地的境界。所以,他留下了传世名篇《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南冥者,天池也。

      《齐谐》者,志怪者也。

      《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

      其远而无所至极邪?

      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

      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

      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

      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

      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

      之二虫又何知?

      (抢榆枋一作:枪榆枋)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奚以知其然也?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此大年也。

      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

      不亦悲乎!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

      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

      有鸟焉,其名为鹏。

      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

      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斥鷃笑之曰:‘彼且奚适也?

      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

      而彼且奚适也?

      ’”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

      而宋荣子犹然笑之。

      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

      虽然,犹有未树也。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

      旬有五日而后反。

      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

      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灌水
    • 今日 4
    • 帖子 6499
    • 关注 19
    • 分享万事屋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