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娱乐 娱乐 关注:6 内容:729

    万事屋推荐电影《钢的琴》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娱乐
    • 完美的高逼格

      这不是一部爆米花片,看着可能有点沉默,并不适合所有人,不过,为了扩充万事屋内容,转了~

      上世纪90年代,一个男人下岗了。晚上,他偷偷把女儿送到学校的琴房,让她过一把“钢琴瘾,”却被老师赶走:“我还以为琴房半夜闹鬼呢,你们以后别来了。”为了给女儿买钢琴,男人提着一块猪肉去借钱,结果钱没借到,肉也被偷了。

      男人叫陈桂林,以前是钢铁厂的工人,下岗后和几个兄弟组了一个“乐队”,谁家有婚丧嫁娶就去表演,勉强维持生计。

      为了不让女儿伤心,他拿出一块木板,在上面画满了“黑白琴键”。

      “可这样弹不出声音啊。”

      “你用心听,就听到声音了。”

      陈桂林双手敲击着“琴键”,嘴里发出“哆啦咪发唆拉西”的声音,女儿学着爸爸陶醉的样子,认真“弹”了起来。

      这天,陈桂林的前妻回来了,她几年前和有钱男人跑了,现在想把女儿要回来:“孩子跟着你是不会幸福的。”

      “你少拿幸福唬我。”

      陈桂林暗下决心,一定要给女儿买一架钢琴,他去找兄弟和姐姐借钱,但他们的日子也都紧巴巴的。

      女友不忍心看他为难,想借钱给他,被陈桂林拒绝了。

      郁闷的陈桂林约兄弟们喝酒,借着酒劲,他们去学校偷钢琴了。

      结果还没把钢琴搬出院子,就被扭送进了派出所。

      “学校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但你们要把钢琴抬回去。”

      几个人第一次抚摸着钢琴,:“原来里面有钢板啊,我说咋这么沉。”

      回到家,女儿说妈妈今天给她买了好多东西。

      陈桂林生气了,一脚踢坏了“木板钢琴”:“你不是喜欢你妈给你买东西吗?找你妈去吧。”

      女儿不走,抱着书包默默站在那儿。

      陈桂林心疼了,他不是故意对女儿发火,他只是气自己无能,当爸的给女儿买不来钢琴。

      这天,陈桂林在图书馆找到一本“造钢琴”的俄语书,钢琴不就是钢的琴吗,他们半辈子都和钢铁打交道,只要有钢,还能造不出一架钢琴?

      一个懂俄语的老工人画出钢琴图纸,陈桂林又借了一块场地浇筑钢板,和女友以及几个兄弟一起,说干就干。

      老工人为“造琴小分队”讲解:“钢琴有8000多个零件,由几部分组成,琴弦、钢板、琴箱、共鸣板、琴键、联动装置。”

      开工那天,他们还放了一挂鞭炮庆祝,“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

      队员们很积极,他们去废弃的大楼撬锁、找材料,还有人负责做饭。

      困难还是多,比如兄弟们完全不懂木头。

      “既然木结构的钢琴工艺和材料咱们达不到,改成钢结构的也不是不可以。”

      陈桂林心里也没底,转眼看向老工人,老工人扒了一口饭:“没有敢想敢干敢拼的精神,那不是我们工人干的事儿。”

      “行,不就是个会发声的机器吗,到时候这钢琴造不出来,我就跳烟囱,有人跟我跳吗?”

      众人低头扒饭,鸦雀无声。

      前妻已经把陈桂林告上法庭,他必须要赶在开庭之前,尽快把这钢琴造出来。

      陈桂林一直不敢承认,即便他造出了这架钢琴,女儿也不一定愿意跟着他,毕竟她妈妈可以买钢琴,而他这个爸爸,只能用复杂的“工程”造钢琴。

      这时,兄弟胖头的女儿怀孕了,胖头提着棍子去找欺负女儿的小伙算账,兄弟几个也跟着去了。

      他们费了一番力气抓到小伙,小伙被吓到了,他还是个孩子,揍他一顿又能怎样,胖头放走了他。

      相比年轻时期,他们多了一些理智。

      工厂里的“地标建筑”两个大烟筒要被炸掉了,它是很多工人的老朋友,见证了很多故事,但时代在发展,该淘汰的还是要淘汰。

      陈桂林觉得自己就像那个大烟筒,现在被时代孤立了。

      钢的琴做得很顺利,兄弟季哥又犯了事儿,被警察带走了。

      走之前,季哥又检查了一遍钢的琴:“砂型没问题,我的活儿完了。”

      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陈桂林不想继续做下去了,他累了:“钢琴不做了,散了吧。”

      他找到前妻,向现实妥协,主动把女儿交给她。

      “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女儿都长这么大了。”

      但兄弟们出于工人的精神,绝不会扔下做了一半的钢琴不管,他们没停工,硬是把钢琴做好了。

      看起来不错,有模有样。

      前妻要走了,带着女儿和陈桂林告别,那架钢琴静静矗立,很难不让人敬佩和感动。

      “爸爸,你给我做的钢琴能出声吗?”

      “能。”

      女儿的双手在琴键上跳舞,琴声传进一片片废墟里,这是她第一次弹钢的琴,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这个故事来自电影《钢的琴》,陈桂林和前妻站的方位很有深意,明明站在一起,陈桂林那边是一大片废弃的厂房,前妻那边却是一片新建的工厂。

      一架钢琴能造,但以后女儿想要别的东西,他不一定能造出来,他的现状就这样了,但女儿有机会选择一个繁荣的未来。

      陈桂林的生活是废弃的工厂、生锈的车间、斑驳的砖墙。工作没了,生活艰难,连女儿都要被“抢”。他和兄弟们造那架“钢的琴”,不只是出自一个父亲的伟大,也是证明那个时代“工人的力量”,他们或许面临着被淘汰,但工人的精神和技术永远都在。

      从一本看都看不懂的“造琴书”开始,到一窍不通的木头材料,那架折磨人的“钢的琴”,不也被造出来了吗?

      女儿优雅的琴音是爸爸用双手创造的,父亲只是个小人物,却一样能实现大梦想。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娱乐
    • 今日 0
    • 帖子 729
    • 关注 6
    • 分享万事屋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