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灌水 灌水 关注:28 内容:6782

    有这么个人,死时家里只有20元,却有无数人送行,风光大葬。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没前途的万事屋 > 灌水 > 正文
    • 灌水
    • 完美的高逼格

      出殡时有一千多名妓女为他送葬,而他家人翻遍了犄角旮旯,只在他书桌上的笔筒里找到20元钱,买一块棺材板都不够,总不至于买张破席子圈起来就葬了吧,他的生母可是朝鲜公主,父亲是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哈。

      他叫袁克文,是袁世凯的次子,才华满身,俊逸风流。

      有这么个人,死时家里只有20元,却有无数人送行,风光大葬。

      袁世凯当了大总统后要复辟当皇帝,袁克文力劝其父不可,袁世凯斥责他书生之见。

      由于自已的建言遭父亲痛斥,兄长袁克定又欲加害,袁克文似乎勘透世情。决定远离政治漩涡。

      他加入了青帮,拜在青帮老大张善亭门下,为“大”字辈。青帮排辈为“大通悟学”。上海大亨黄金荣是通字辈,杜月笙是悟字辈,黄金荣得喊他师叔,杜月笙得叫他师爷爷了。他在津门收徒,成为津北青帮老头。

      袁克文对有难的朋友慷慨解囊,能帮必帮。有个地方遇到风灾,他卖了自已收藏的古字画和字帖,筹出一大笔银两捐给灾民。

      他生性风流不羁爱自由。除了正妻刘真外,还讨了五房姨太太,名叫,情钧楼,小桃红,唐志君,于佩文,亚仙。这名字起的,哎……

      他喜欢昆曲,不惜散尽千金,登台演唱。

      他流连津门勾栏妓院,和风尘妓女探讨人生,给予她们应有的尊重和温馨,夜夜沉醉在深深的温柔乡中,连除夕夜都不归家。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

      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北宋奉旨填词柳三变这首词似乎是给袁克文量身订做的。可人家柳三变逛烟花巷陌不需花钱,很多妓女还倒贴钱,争抢着陪他。袁克文却是将银子不停地撒在妓女的锦被上。

      他分得的十几万两银子和一套房子的家产,怎经得如此折腾,早已挥霍殆尽。他还算有骨气,不肯伸手问父亲的老友伸手,自已卖字为生。

      写打油诗闻名于世的大军阀张宗昌给他寄来三万两银子,希望他开家报馆为业,以他的才艺把报馆经营好应该不难。袁克文并没有听从张宗昌,而是把银子花去搞集邮了。三万两银子不久被他随意挥霍玩完。他只得继续努力写字,去换取几两碎银度日。

      不幸的是他得了猩红热,病尚未全愈,他又跑去与自已的旧相好抵死缠绵,于1931年3月22日,生命耗尽在烟花丛中。

      死后家中只剩20元钱,晚景落到如此凄凉?

      不!不!

      他的徒子徒孙凑钱为他举行了葬礼。

      津门上千名妓女自发组织,统一着装,发糸白头绳,胸戴他的头像微章,为他送葬,形成一道诡异的亮丽风景线。

      几千僧尼道士排在长长的出殡队伍后面。

      民国退休总统徐世昌来了,国民党元老于佑任老先生也来了,还有很多当世达人也来了。

      极尽荣哀的葬礼慢慢消逝在斜阳巷陌中。

      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萍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难忘。……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钭阳。

      北宋词人柳三变的葬礼上有几千风尘女子哀哀恸哭。

      北宋与民国时光,在此刻,似已交叠。

      如此别样奇诡葬礼,前有古人,后无来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灌水
    • 今日 0
    • 帖子 6782
    • 关注 28
    • 分享万事屋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