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蒲松龄《聊斋志异》里的《梅女》告诉你,只要胆子大,媳妇一大把…

    古代一秀才,妻子死后,终日对着墙壁发呆。一日忽见墙上有个女人的身影,他以为是幻觉,起身一看,墙上真有个女人。真切的是个少女,愁眉苦脸,舌头伸得长长的,秀美的脖梗上套着一条绳索。

           秀才吓得睁大眼睛,定定地瞧着,他仗着大白天,也不害怕。便对她说:“小娘子,你如果有什么冤曲,小生可以尽力帮你。”

           这时,墙上的人影居然走了下来,说:“我与您萍水相逢,本不该麻烦。只是,九泉之下,我这身体枯槁,舌头缩不进去,脖子上的绳索拿不下来,所以求求您,把这房子的屋梁弄断,日后定有重谢。”秀才当即答应,那少女立刻不见了。

           秀才了解到,这房子十多年前是梅家的住宅。一天夜里进来一小偷,被梅家人捉住,送到县衙。衙门的典史接受了小偷的贿赂,诬陷梅家姑娘与小偷通奸,还让梅家姑娘到公堂对证。梅家姑娘闻讯后,上吊死了。后来,梅家老两口也相继死去。而且房客们也反映,经常看见一些邪魔鬼道的事情。秀才与房东商议,他可以拿出些钱来,帮助房东拆房子、换大樑。

           换完大梁后,秀才仍住这间屋子。夜里,梅女来了,不住地道谢,脸上喜气洋洋,姿态无比娇媚。秀才十分喜爱梅女,相谈甚欢,想与她同床共枕。梅女不好意思地说:“你我结合有期,但现在不行。我的阴气对你不利,况且我生前遭受侮辱的大仇也未报”,秀才问:“佳期什么时候?”梅女只是笑,并不回答。

           夜静更深,梅女说:“我来给你按摩,帮你做个好梦。”梅女叠起手掌,从头顶到脚跟,按了个遍。手到之处,骨头都要酥了,舒畅得难以形容。一会儿秀才就沉沉地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快晌午了。只觉得浑身的骨头节十分轻松,和往日大不相同。

           秀才心里更爱梅女,好容易挨到太阳落山,梅女来了。秀才苦求梅女同寝。梅女说:“别缠我了,明天晚上,我带个美人来,让她替我陪你”。第二天晚上,梅女果然带来一少妇,名叫小卿。三人亲亲热热坐下,聊了一会,梅女起身要走。秀才刚要挽留,梅女就飘然不见了。秀才与小卿上床就寝,男欢女爱。

           从此以后,梅女、小卿你来我往,经常到秀才家,欢声笑语通宵达旦,弄得满城皆知。衙门里有个典史,才娶了妻子,两口子感情挺好,不料过门刚一个月,妻子死了。典史心里难过。他听说秀才同女鬼有交情,想来了解情况。开始,秀才不肯帮忙,但禁不住典史再三恳求,便答应了。

           黄昏时分,梅女和小卿同时来了。小卿一进门,看见典史,脸色陡变,转身要走。典史用身体挡住门口,仔细一瞧,勃然大怒,抄起大碗向小卿砸去,小卿忽然不见了。典史痛苦地说:“这就是我死去的老婆呀”。

           再看那梅女,瞪着眼睛,吐着舌头,扑过去用簪子一顿猛扎典史的头。典史慌忙夺路而逃,梅女欲追出去,被秀才拦住,说“让他去吧,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原来,这就是当年接受贿赂、诬陷梅家姑娘的典史。

          果然,典史回去,不到天亮就死了。后来梅女让秀才去外地的展举人家提亲。原来梅女死后就立刻投生到展举人家。如今展家女儿已经16岁了,整天傻傻的,所以一直没有婆家,父母为正这事犯愁呢。如今有人提亲,自是一切顺利。让展家上下奇怪的是,女儿成亲后,十几年的傻病居然完全好了。

  • 0
  • 0
  • 0
  • 4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