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楼继伟在今天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上的演讲又“ 炸场”了

    昨天的发言直戳当下金融行业的种种要害,信息量极大,再次印证了那句话:“ 精英还是在体制内”。他的观点最主要的一条是:现在宏观经济杠杆率太高了,因此经济刺激措施必须考虑有序退出,逐步降低杠杆率。

    我们的宏观杠杆率高在什么地方?为什么高? 我认为首要表现就是高利率,长期以来我们的银行贷款基准利率一直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再加之贷款难,各种中间成本和加佣,借款人实际承担的银行利率就更高了。以至于前些年,连民生银行行长洪崎都对媒体公开感慨:“银行利润太高,都不好意思公布”。

    除此以外,我们的高杠杆还体现在两个极端:一是国有企业借钱太容易了。长期以来银行行长们脑子一直有个观念:借给国企的钱,就算万一还不上,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国企毕竟还是亲儿子。但借给民企的钱,一旦还不上,那就是大事了,得终身担责。所以民企一直借钱难,借钱贵。很多从银行借不到钱的民企老板经常只能找国企“过桥”,就是以国企的名义从银行借钱,然后再转贷给民企,国企从中收一笔“ 好处费”。但是这几个月,很多国企的债券也暴雷了,给了银行当头一棒。所以楼继伟说的降杠杆,我认为接下来国企大概率要降杠杆了。

    二是这些年各大互联网平台的放贷太泛滥了,太多的年轻人由于互联网借钱太容易、太便捷,习惯性地从网上借钱,贷款压力沉重。这两年P2P虽然被整治了,但是一些大的互联网平台比如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百度、美团这些,还有各种消费金融公司,无一例外几乎都在不受节制地大搞放贷赚钱。这些平台,总放贷规模惊人,贷款利息更是高的惊人,其年化利率很多都达到法定高利贷认定标准附近了,有的甚至更高。所以,如果宏观经济去杠杆,接下来我认为首先要把这些大的互联网平台的放贷规模、利息要控制住。从最近的叫停蚂蚁金服上市、 出台网络小贷管理办法等迹象看,上面已经有逐步“动手”的意思了。

    总之,对宏观经济去杠杆,我认为不能搞“一刀切”式的简单去杠杆,也不能简单地通过加息去杠杆。 要切实改变的是贷款资源分配不均的现象,应该实施精准去杠杆。对一些低效、无效的国企和互联网平台,要坚决去杠杆,遏制它们的贷款冲动和放贷规模。 而对大量的小微企业则应该“扶上马,送一程”。大量的小微企业是宏观经济的“毛细血管”,应该让它们获得更稳定、低廉的贷款资源,只有这样,我们的经济才能更有活力。

  • 0
  • 0
  • 0
  • 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