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篇对王志文主演的《天道》最好的评论

今日头条真厉害,这部2008年上映的国产电视剧在头条被人翻了出来,豆瓣评分9.1

图片[1] - 转一篇对王志文主演的《天道》最好的评论 - 没前途的万事屋

一时间铺天盖地的评论和视频出现在今日头条,曾经看过都快忘记的剧情,在眼前一一浮现。写影评不是吐槽君的天赋,所以转一篇比较合胃口的吧。

故事讲述了年轻的女警官芮小丹(左小青 饰)通过朋友结识了商界怪才丁元英(王志文 饰),并受托在古城照料丁元英的生活。丁元英异于常人的性格和让人瞠目结舌的才华深深吸引着芮小丹。 借由对音乐的共同热爱和制备音箱的契机,芮小丹和丁元英建立了恋爱关系,并结识了几个古城的音乐发烧友。发烧友看中丁元英的奇才,想要利用他的才华帮助自己的农村老家脱贫。而小丹也希望丁元英用自己的智慧在这个极度贫困的农村写一个神话,作为送给她的礼物。 丁元英答应了小丹的请求,带领几个发烧友重出江湖,给音响市场带来了巨变的同时,也生动的演绎了所谓天道的“道法自然,如来”。可是他的礼物完成时,那个收礼的人却已不在身边,他也有自己难以出离的天道。

原著中最后芮小丹在双腿被炸断,严重毁容下是开枪自杀的,这段情节电视剧里仅仅说是失血过多而亡,但这个情节是点睛之笔,才会是局长要调查芮小丹给元英的最后电话,才会使小丹同事和芮爸觉得丁元英冷漠。

关于芮小丹的死,原著中是自杀,而电视剧里是因公殉职。原因很简单,单纯的政审不能通过。一个警察为爱自杀,不符合当时的社会价值观。

那我们来谈谈芮小丹为什么会选择自杀?

大家如果注意看会发现刘冰、林雨峰、芮小丹皆是自杀,反映的是贪嗔痴,而芮小丹更接近天国的女儿。双腿被炸断,严重毁容。在芮小丹看来,已经失去了和丁元英平等相处的资格。

这就要说到剧中对人的境界分层,而芮小丹最后选择了去往天国,做个自在人。

第一层境界:庸 人

刘冰,古城的小人物,为了生存,开过出租,当过跑堂,后来开了爿唱片店,生意半死不活地挨着。

他没什么能力,做事缺乏定力,却梦想挣大钱,过上上流社会的生活。如果他能够脚踏实地干上几年,或许能像蜗牛一样,往上爬一段路程。

刘冰身上有两大短板:

不会识人。在他眼里,金钱是衡量一切的准则。所以,他一度怀疑蛰居顾城、潦倒到需要贩卖收藏唱片的丁元英,究竟是不是高人。

不会做事。机缘巧合,他有幸和叶晓明他们一起,在丁元英指点下创办起音响公司。可他并不做实事,自封了“办公室主任”头衔,开着公司宝马,到处炫耀,贪慕虚荣。

致命的是他的人品问题。因为奢望一夜暴富,坐享其成,当丁元英交给他一份假文件,本想让他凭此保住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这个自诩“最讲义气”的人,出卖人格,背信弃义,幻想借此文件遏住别人命门,力缆狂澜,从此出人头地,实际上,那是为自己推开了地狱之门。

这样的人,算不得聪明人,完全是庸人,甚至小人。为了金钱,可以不要脸面。当他将仅有的一点做人的道义被自己碾压踩碎,跳楼,成为没有选择的选择。

明明没有翅膀,却想一飞冲天,结果摔得粉身碎骨。

这是庸人的悲剧。

第二层境界:聪 明 人

有一天,芮小丹问丁元英:你对叶晓明这个人有何评价?

丁元英答:叶晓明是个聪明人。

叶晓明在古城开了一家音响店,为人热情,经营之下积累了些许生意场上的人脉。潮流更迭,迫使他考虑关门。机缘巧合,芮小丹去他店里购买音响,交谈之间,提到丁元英家里那套“能够播放清澈女声”的高档音响,于是上门。单凭一套音响,叶晓明认出丁先生乃是高人。于是穿针引线,引出英雄为博红颜一笑,杀富济贫的现实神话。叶晓明能够慧眼识人,出谋划策,及时抓住机遇,借高人的力来创自己的业。

因为聪明,当别人对丁元英在音响展会上将自家产品大幅度降价这一决策感到一头雾水时,他能分析出丁的真实用意。

同样因为聪明,他一叶障目,关键时刻只看眼前利益。所以,当他收到竞争对手的起诉书时,为避免牵连,连夜退出公司股份。当他退股的那一刻,也是他爬到井沿、却自动放手掉下去的那一刻。

认知能力的有限,注定他无法看深看远,无法看懂丁元英的布局。

野心,让他胸怀大志。格局,让他坐井观天。

这种聪明人,聪明反被聪明误会。成能成在审时度势,擅于借力,败就败在眼界太窄,格局太小。

第三层境界:忠 厚 人

冯世杰被拿来与以上二人相提并论,因为他仨都是小人物,都热爱音响,都想创业赚钱,也都抓住了丁元英这个机遇。

刘冰与叶晓明创业,完全为个人利益着想。不能说冯世杰没有这一想法,但他带动自己所在贫困村发家致富的出发点也属真。

基于这点初衷,退股后,他决定用个人股份保住村里那些机械设备。因为他知道,一群农民,没钱没技术,建立一套生产体系不容易。

冯世杰比刘冰多了做人的忠厚,比叶晓明多了做人的反省。

三个人,只有他,在意识到事情真相后,自我批评是“烂泥扶不上墙”。

所以啊,要成大事,除了高人指点,关键得靠自己的认知与作为。就像老话: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第四层境界:人 精

冯世杰之流忙活半天,最后成了为他人做嫁衣裳。这个“他人”,就是当过丁元英助理的肖亚文。

冯世杰、叶晓明、刘冰退股后,在格律诗公司表面看起来最危险的时刻,肖亚文当机立断,买下三人退出的所有股份。很快,她一跃成为公司最终的大股东。

网上有人认为,肖亚文才是这部剧中最聪明的人。

其实“最聪明”并不至于。肖亚文并非神,不会一开始就料到后来的林林总总。她的过人之处是,建立在学识与认知基础之上的会看人、明事理。会看人,让她透过丁元英,揣摩到事物真相;明事理,让她审时度势,做出正确抉择。

在她眼里,丁元英虽有魅力,对女人而言并“不实惠,没有女人想要的那些东西”。

基于这点考虑,她理性又自持地将丁元英定位在熟人与朋友的位置,以确保其价值。

于所经之事,步步为营;于男女之情,冷眼观之。肖亚文活得格外现实。

这样的女性,是社会中的人精,职场中的白骨精。

肖亚文的聪明,应了另一句老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只是这个“识时务”,让她失去了比做俊杰更有情味的东西。

第五层境界:实 在 人

欧阳雪是芮小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坦诚、热情,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我亦欺人。

她从摆馄饨摊做起,后来拉了芮小丹合开饭店,小打小闹,一年几十万,也挺知足。

机缘巧合,她和那帮音响发烧友走到一起,成为格律诗音响公司名义上的董事长——只出资,不管事。

她和冯世杰他们一样,认知所限,想不到深远处。所以,董事长的职位,在她,坐得有喜有悲,有惊无险。

直到尘埃落定,肖亚文接手这一摊事,她总算能心安理得地做回饭店总经理。用她自己的话说,“除了开饭店,别的什么都不会,所以,只有让我在饭店呆着,心里才踏实。”

在丁元英眼里,欧阳雪是个实在人。

他离开古城之前,特地嘱咐肖亚文,“没什么特别的事,就别去打扰欧阳雪,让她安安心心经营自己的饭店。”

实在人,从不痴心妄想,踏踏实实做事,诚诚恳恳为人。

谁都不会嫌钱多,但是实在人,实在在有自知之明,实在在明白道理:有多大的胃口,就吃多大碗饭。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第六层境界:明 白 人

丁元英是个明白人。这是丁元英的一位君子之交,对他做出的评价。

肖亚文对自己老板的评价是:说他是鬼是魔都可以,就是不是人。因为他跟正常人的思维颠倒,说鬼话,办鬼事,倒行逆施。

在商界,同行对丁元英的评价有两个字:鬼才。

留学世界名校,经济学硕士。高学历,高智商,经商,运筹帷幄,谋篇布局;做人,低调内敛,能屈能伸。他愿意花四十万装置一套音响,也能坐路边摊,吃两块一碗的馄饨。

关于亲情,他有这样一番论调:如果养儿为了防老,就别说母爱有多伟大。养来养去还是为自己,那是交换。讲责任本来就已经错了,说孝顺再加个美德就更错了,那应该是血缘关系的本来。

关于女性,他认为:女人是形象思维的典范,辩证思维的障碍。因此,他对女人怕而远之,直到遇到红颜知己芮小丹。

他自知与中国传统文化格格不入,总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呆着,喝喝茶,听听音乐,没有主义,没有观念冲突,谁也别妨碍谁。

于是,从私募基金赚钱一笔足以支撑这种生活的钱后,让肖亚文给他安排个清净地。于是,有了古城、芮小丹,有了围绕音响产生的悲欢离合。

在丁元英身上,可以读到尼采一句话:

更高级别的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第七层境界:自 在 人

之前看书,我以为最厉害的角色是丁元英。论做人,他有处世智慧,论做事,他用战略眼光。

这次看《天道》,才发现,要论谋事手段,非丁元英莫属,可是要说做人境界,最高的,原来是芮小丹。

她年轻貌美,“神色间有三分天真,七分娇憨”。明明已经取得德国居留权,她却放弃,选择回国,回到犄角旮旯里的古城,报考活累钱少还危险的警察。

这种生存状态,在常人眼里属于病态。只有丁元英,读懂了她,她不是傻瓜,更非无知,而是活得自性自在。自在,即解脱。通俗说,平平淡淡才是真。

这种真,看似简单,实为奢侈。这种奢侈,是放下一些东西之后的得到。用丁元英的话说就是,“你是想到了就做,该拿的拿,该放的放,自性作为,不昧因果。”

芮小丹生活状态的真相,让他这个越想活个明白就越不明白的、众人眼里的明白人,自愧弗如。

芮小丹爱上丁元英后,即便知道后面可能是地狱,还是爱上去。

家人提醒她,那么厉害的男人,恐怕驾驭不了。她却认为,爱情没有驾驭一说。“能够驾驭的,不用驾驭,不能驾驭的,又何须驾驭。”

面对爱,芮小丹不贪不痴,不幻想天长地久。良辰美景,隔着一桌美食,她对丁元英说:“咱俩活得不一样,我活得很简单,你活得太复杂,不是平行的两条线,是交叉而过,这于我已经够了。”

虽说“够了”,可还是有所计划:

再在警队干一年,然后去法兰克福留学,按丁元英的建议读编剧,学上十年八年,用她的方式告诉世人,神就是道,道就是规律,规律如来,按规律办事的人就是神。到时候,她一边学习,一边在自家餐厅打工,同时陪伴母亲,每到周末,就去丁元英所在的柏林,与他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世上事,计划总是不如变化快。在一次出差过程中,芮小丹在山路上偶遇逃犯。最终,牺牲。

行动前,她给丁元英打了一个电话,说的却是当时面临的情况,没等对方回复,她就挂了。她和他都明白,这个电话,相当于告别。所以,丁元英纵然千万个不舍,却未发一言,更没阻拦。因为他知道,也只有他知道,芮小丹是怎样一个人。

当生则生,当死则死,来去自如。丫头,不简单呐。”芮小丹牺牲后,丁元英抚摸着她的照片,喃喃自语。

芮小丹的平平淡淡,让我想起《菜根谭》里一句话:

肥浓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神奇卓异非至人,至人只是常。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吐槽 共4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