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磕!父亲去世后,江苏小伙陷入天价殡葬费骗局

2个小时简陋服务,收取13800元天价殡葬费,还把亲人去世说成“挺高兴的事儿”,把送别亲人当成“打发”。父亲在北京医治无效不幸去世后,江苏小伙阿冉和母亲遭遇天价殡葬骗局。当他们维权时对方扬言“乐意怎么告怎么告!”阿冉调查发现,这是一个针对外地病人家属的成熟陷阱,他勇敢站出来进行举报,监管部门迅速介入调查。阿冉说,总要有人跟这群黑心的人死磕,让人不再陷入这样的殡葬骗局,“这也是对我爸一个交代。”

死磕!父亲去世后,江苏小伙陷入天价殡葬费骗局

13800元转账记录

死磕!父亲去世后,江苏小伙陷入天价殡葬费骗局

之前曾经承诺提供的服务

“殡仪馆”撵着他们去火化

江苏小伙阿冉在北京工作,他的父亲不幸罹患胃癌,但是直到胃部出现严重渗血才发现的,确诊时已经是晚期。

他把父亲接到北京看病,虽然辗转数家医院,但为时已晚,6月11日凌晨1点50分左右,父亲不幸离世。

阿冉接到母亲的电话,凌晨2点半匆匆赶到医院,陷入极度悲痛之中。

母亲这时候告诉他,医院不让放遗体,殡仪馆马上会来人拉遗体了。事后证明这是骗子的谎言,他们已经掉入了一个天价殡葬的陷阱里。

阿冉情绪稍微稳定之后,去给父亲开了死亡证明,等到再回来,父亲的遗体已经被“殡仪馆”放进棺材后送进灵车。

他埋怨母亲为什么不等他回来,以便送一送父亲?母亲听到这话后就哭了起来,说护工和“殡仪馆”一直撵他们走。

自称“殡仪馆”工作人员的人告诉阿冉的母亲,现在有“甲流”疫情,殡仪馆资源紧张,外地人更难办理,必须加快速度,否则至少要排一天的队。

阿冉母亲是普通的农村妇女,害怕北京“殡仪馆”不收他父亲这个外地人,就赶紧把钱先付了,一共13800元。

按照“殡仪馆”的说法,费用包括护灵、遗体整容、抬棺、黑纱、摔盆等项目,属于“全包”,但没有具体费用清单。

他和母亲接连给“殡仪馆”对接人“小张”打电话,要费用清单,但“小张”一直不接电话,而是让来运灵的“老杨”跟他说。老杨则表示,“到了殡仪馆都有的,我们是正规的。”

阿冉问你们是哪家殡仪馆?老杨说大兴殡仪馆。

阿冉当时我想,殡仪馆是民政部门下设的事业单位,不可能乱收费,加上母亲已经付款,就相信了。

老杨又提到火化的时间,说得当天早上6点半之前火化。

阿冉问为什么这么急?他说有“甲流”,资源紧张,如果8点钟去办,一天都不一定办完流程,“而且你们外地户口,办手续麻烦,拖久了逝者多寒心。”

阿冉将信将疑,只得先答应了。

灵车4点左右开走,阿冉和母亲早上5点半从家里开车去大兴殡仪馆。

到了之后,老杨鬼鬼祟祟地把阿冉单独叫进灵车,说火化费和灵位等等不在13800元里面,说那是给殡仪馆的钱。

阿冉意识到了不对劲,就问他到底是不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

老杨这时候说,他们不是殡仪馆的,并且声称之前就跟阿冉母亲说清楚了。

阿冉这时意识到上当了!他们故意模糊了“殡仪馆”和“殡仪公司”的概念,骗了阿冉母亲这个农村妇女。

但是灵车已经开进了殡仪馆,他以为至少还会有葬礼等服务,可是又发现上当了。

殡仪馆根本没有资源紧张,也没有什么外地人歧视,7点多就办完了火化流程。

“收你10万都不贵,你还敢告我?”

阿冉看着父亲的棺椁被推进火化间,陷入人生最悲痛的时刻。

老杨这时候就想溜走,阿冉死命拽住他,要求必须提供费用清单。老杨无奈手写了一个清单:其中包括净身穿衣1000元、灵车1500元、木棺1800元、尸体袋150元、棺罩150元、高档西装4600元、高档骨灰盒4600元,共计13800元。

到了殡仪馆之后,具体手续都是阿冉去办的。这个所谓“全包服务”没有入殓,没有遗体整容,没有抬棺,没有送别仪式,没有遗像、摔盆等,寿衣和骨灰盒没有让他们挑选,所谓的”高档骨灰盒“是老杨从一个粗糙的快递泡沫箱子里取出来的,里边还有一张购物小票,他没让阿冉母子看就赶紧拿走了。

阿冉觉得父亲走得又仓促又简陋,看到清单那一刻,就决心死磕到底。

他要求解释为什么没有之前说的殡葬服务?为什么以资源紧为由骗他们那么快火化?质问你们到底是哪家殡葬公司?

直到这个时候阿冉才知道,这个所谓“殡仪馆”,和医院没有任何关系,是医院的护工老李私下里提供的。阿冉的父亲刚去世,护工老李就偷偷找到他母亲,提供了“殡仪馆工作人员小张“的电话。

阿冉母子自始至终没有见过小张,此人在电话中支支吾吾,解释不了价格变化,也给不出清单。争论期,老杨甚至一度指着他威胁:“你再嚷一个试试,我就瞧不上你们这些臭外地的,收你10万都不贵,你还敢告我?你乐意怎么告怎么告!”

阿冉母亲怕惹事,一直拉着他,他当时也有点怵。最终,对方返还了没有提供的服务费用5000元。

阿冉已经明白,这是一个专门针对外地逝者的殡葬骗局。

老杨退款时,阿冉注意到他的微信支付名称是“老杨寿衣店”。他在地图上查到了这家店的位置和电话号码,发现正是开灵车的老杨的号码。

之后阿冉返回医院,找到提供“殡仪馆电话”的护工老李,问他电话号码是怎么回事,老李支支吾吾。

护工主管了解到情况后,表示医院严禁护工联络殡葬服务,问老李号码是谁给的。

老李支吾半天,声称在小河边遛弯的时候看到电线杆子上有这个“殡仪馆”的小广告,把电话抄了下来,当时看到阿冉母亲非常悲痛,出于好心想帮个忙,就介绍了一下。

护工主管为了调查老李和“假殡仪馆”有没有利益往来,还查了他的通话记录和转账记录,确实没有发现小张和老杨的信息。

护工主管拨通了“假殡仪馆”的电话,得到了同样的报价和空泛的服务内容。他要求对方再退给阿冉3000元。

老杨寿衣店的价格从早上的13800元,变成了5800元,内容包括:灵车1500元,遗体整容1000元(净身400元,穿衣600元),西装1000元,棺材1100元,骨灰盒1300元。

实际上,这些加在一起是5900元,价格编得对不上。

死磕!父亲去世后,江苏小伙陷入天价殡葬费骗局

老杨手写的收费清单

“把你爸也打发走完了,别搞事儿了”

这个时候,一位朋友给阿冉转来一篇2023年2月13日《北京日报》的报道,内容是2022年12月北京某殡仪服务中心在收取遗体整容费时,违反“遗体整容150元/具”的规定,高于政府定价,按照每具150元至1000元不等的标准收取。

在收取接尸车运输费时,违反“接尸车运输费,中档车起价50元,10公里以上5元/公里”的规定,自定标准,按照普通灵车每车次260元、别克每车次800元、奔驰每车次1500元的标准收取。

对比“老杨寿衣店”最后5800的价格,依然比这家被处理的殡仪服务中心还黑!

阿冉拨打了12315投诉电话,仅仅一个小时过后,他就接到了老杨的打来电话,先是诧异阿冉怎么找到了他的店,然后表示自己是个打工的,只是代老板(小张)收这13800元的费用,表示可以全部退款,要求让他撤销投诉。

阿冉拒绝了,表示只想要一个公平,坚决要走法律途径。

之后,老杨的“老板”小张打电话来道歉,并且说:“你爸火化了都挺高兴的,把你爸也打发走完了,别搞事儿了”。

阿冉当时被气炸了,原来他们真的对逝者一点尊重都没有,只是利用外地病人家属的悲痛去骗取天价殡葬费。外地人本来对这类信息不太了解,如果年纪再大一些,可能不知道该怎么维权,甚至不知道自己被骗了。

放下电话,他整个人都在发抖,陷入深深的自责,觉得因为受到愚蠢的欺骗,让父亲走得简陋、仓促而又寒心。他决心不能让其他人再重复这样的悲剧。

市场监督管理局15日给阿冉打电话说,他们做了调查,发现老杨寿衣店根本不具备殡葬服务的资质,只是一个卖殡葬用品的商店。市监局说现在民政局开始介入,因为老杨寿衣店没有殡葬服务资质,但是不仅进行这样的服务,还收取远高于市场价的费用。

北京市丰台区民政局16日证实,已经对此事立案,目前正在进行调查。

而大兴殡仪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民政部门对殡葬费用有明确的规定,而他们在此基础上还会提供更优惠的服务,是否为外地户口基本上没有影响。如灵车收费虽然有明确标准,实际上他们虽然提供的是奔驰灵车,但在大兴区内免费,区外每公里5元,免收基础费。自选项目也会列出明确的价格。

回顾这几天的经历,阿冉说,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相信正规经营的殡仪馆,那里所有的信息都是公开的,有服务电话,不要相信骗子的话。他如果事先了解清楚,就不会出现这场悲剧。

第二,医院基本上都会认真对待每一个逝者。如果他们当时先跟医院沟通一下,应该也不会受骗。

第三,发现受骗后要打监管部门电话举报,监管部门及时跟进,对骗子很有威慑力。骗子可能会做出一些威胁性的举动,不能怕他们。

阿冉说,死者的尊严是大事,总要有人跟这群黑心的人死磕,让人不再陷入这样的殡葬骗局,“从我的角度来说,这也是对我爸一个交代。”

校对 李海慧

声明:本站文章,有些原创,有些转载,如发现侵权侵请联系删除。本站所有原创帖均可复制、搬运,开网站就是为了大家一起乐乐,不在乎版权。对了,本站小水管,垃圾服务器,请不要采集,吐槽君纯属用爱发电,经不起折腾。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购物

【转载】蔚来降价背后,资金链恐撑不过一年

2023-6-16 16:03:09

购物

这也许是刚刚开始,又一造车新势力破产

2023-6-17 18:58: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